2019/09/11

電子真能斷生死?-談好壞球爭議與電子好球帶。

當主審對一顆疑似壞球喊出三振判決的時候,你一定不只一次想過「如果這交給電子好球帶來判就好了」,可是電子好球帶真的是萬靈丹嗎,如果我告訴你,電子好球帶其實不會解決好壞球爭議,你相信嗎?而這又跟棒球最早怎麼定義好球和壞球有什麼關係,且讓我來慢慢告訴你……

請繼續往下閱讀

至於壞球,壞球是出現在1863年,比好球來得更晚,會叫做 " Ball " 的原因至今不明,有一說是當投手丟的不是好球,就只是一顆平凡無奇的球,所以壞球就叫做 " Ball "。

好壞球的由來告訴我們:棒球在規則上從一開始就傾向認定打者能打到的就叫好球,打者打不到的就是壞球,地上的本壘板和規則上敘述的虛擬空間,只是提供主審在判決上的輔助。

你可能會覺得「哪有這種事」,那在這裡,我必須引用一張圖來說明這件事情:

 

春聯好球帶
2017春聯好球帶判決圖
資料來源:臺體大運動賽會中心情蒐組 黃致豪組長,臺體大棒球場Trackman

 

如上,這張密密麻麻的圖是臺體大在2017年在其棒球場用trackman抓整場春聯下來的視覺圖,綠色的點是壞球,紅色的點是好球,黑色框則是「好球帶」,左右是棒球規則規定的寬度,本壘板左右各加一顆球的直徑,上下則是以0.1公尺為單位,計算好球比例算出來的。

在圖裡標註0.75和0.5的橢圓型,則是裁判的好球帶大小,0.5和0.75是裁判會判好球的機率。

在這張圖裡我們可以明顯發現幾點:第一、好球帶左右遠比本壘板左右一顆球要大;第二、好球帶其實是橢圓型的,而不是一個真正的四角型。

橢圓型好球帶這點在外國類似研究也得到同樣的結果,證明這並非臺灣獨有,而這其實並不難理解:如果好球帶真的是四方型,有一些捕手需要舉手才能接到的內角上竄球會是好球,可是這些球真的判好球,大概在球迷沸騰以前,打者會先抓狂。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什麼呢?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讓機器來判定好壞球是可能的,但機器判定的好球不必然是打者能打到的球,而把這種球稱為「好球」,並不符合棒球規則最早設立時的精神。

 

許禹壕揮棒
球來就打的原意比較像是球到了好球帶就應該攻擊
CPBLTV截圖

 

說到「打不到在規則上卻是好球」,我想舉一個誇張一點的例子,假如有一個投手可以把球往上丟到二樓或三樓高,以接近70或80度的角度進入好球帶,最後能準確的打到本壘板後半三角型的任何一點,這種每次丟每次都挖地瓜的球,打者是非常難以出手攻擊,可是在規則上卻是妥妥的好球。

如果有讀者無法想像這種球路的長相,建議可以去看一本叫做「野球長打王」的漫畫,在裡頭有一位叫做犬飼的投手會使用一種叫「天龍」的變化球,大概就是那種感覺。

事實上,觀眾對於好壞球判決發出不滿,多半也是因為「感覺打不到卻判好球」或是「感覺有進好球帶主審卻沒反應」,這些我們覺得有問題的球交給機器去負責,那結果恐怕也不會太如人意,甚至可能發生大家覺得「這明明就打不到,為啥機器會判好球」的結果。

有沒有感覺很妙?

即使撇開人情、鬥智或場上演出之類的要素不談,完全使用電子好球帶還是有:有些打者打不到,精神上應該不屬於好球的球也會被歸類在好球。如果我們一開始要追求的就是「好球應該是好球、壞球應該是壞球」,那電子好球帶恐怕並不是這個問題的最終解。

強者我朋友火風曾經跟我提過,引入人工智能來做有模糊地帶的判決,在模糊地帶機器的表現不必然比人強。

我想好球帶就有點屬於這一類,是不是好球這檔子事情,在現代交給人來判斷還是比交給機器來得好。

當然,這並不代表不該發展電子好球帶科技,使用電子好球帶輔助主審下判斷,我個人覺得這應該是棒球對於「好球帶」給出的最終解,至於主審什麼時候才會變成單純的本壘審,我想那應該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後的事情……。

最後我想提一個個人感想:輔助式電子好球帶的引入最先消滅的應該不是好壞球爭議,而是偷好球的技術,以往捕手可以藉著手套接球的方式製造尾勁或是以心理戰術引誘主審下判決,如果電子好球帶全面引入的話,這門技術還能存在多久,這可真是個好問題。

 

延伸閱讀:

有關電子好球帶,還可參照:Man or Machine?-淺談好壞球判決。

有關「好球」和「壞球」到底怎麼來的,請參閱:殺氣騰騰為哪般?-淺談棒球名詞由來。一文

 

 

想參與更多棒球討論?歡迎到大將軍豪洨專區-什麼都聊廢文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